太陽のかけら

仓库堆放地,聊天戳WB:http://weibo.com/u/1190950941

【忘羡】求爱上上签(未完)

我还是不太会用lofter…………

初出茅庐小道长汪叽X算命神棍羡,老羡吃嫩叽~

拖那么久拖到亲妈都年龄操作了,然而我还在加设定……


姻缘镇只是一座普通的江南小镇,只因有间据传相当灵验的月老庙,引得附近镇上不少未婚男女都来烧香祈求好姻缘,久而久之小镇本来的名字被人们淡忘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家都称之为姻缘镇。

 

魏无羡不是镇上的人,年幼时流浪至此,被狗追着跑进月老庙,可怜他小小年纪又是一身伤,常在庙旁摆摊给人解签的老头儿便收留了他。也是魏无羡运气好,那天慌不择路跑进庙里的院子,爬到树上瑟瑟发抖,正遇到江家的小姐和少爷,江少爷用石头砸跑了狗,江小姐喊来家丁把爬到树上下不来的魏无羡救了下来。

江家是镇上有名的富户,附近的几片藕塘都是江家的,江家的工钱高每到藕成熟的季节,镇上不少人家都会去江家做工。江家老爷膝下有一子一女,儿子江澄与魏无羡年龄相仿,女儿江厌离快要及笄,每月去月老庙敬香,都会顺带看看当时救下的孩子。

 

魏无羡换下流浪时破烂的衣衫,打理干净了竟然也是个长相讨喜的孩子,加上见谁都笑眯眯的嘴巴又甜,今天是“大娘你今天的衣服特别衬肤色”,明天换成“大婶你的簪子是大叔送的吧,真好看”,哄得人心甘情愿的,你给两块家里烙的饼,我塞一把自己地里的菜,魏无羡每天就带着战利品回到收留了他的老头儿那儿。

老头儿年轻时有几分本事,小窥天道能断生死,只因泄露太多天机终是遭了难,捡回一条命后便不再起卦,只偶尔替人解个签代写些书信什么的,路过小镇时大病一场,病好后干脆就留了下来。

老头儿见魏无羡天资聪颖,便教他识字排卦,学了些皮毛的魏无羡便常常祸害镇里的小姑娘,“姑娘我看你的面相,正是二八年华春心动”,“姑娘你粉面桃花,最近可是有了心上人”,小小的少年摇头晃脑,笑眯眯的学着老头儿的腔调说话,加上慢慢长开的五官越发俊朗,每每惹得小姑娘红着脸还不忘给他塞自己做的糕点。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直到有天老头突然倒下了,反复交代了魏无羡不得妄窥天道后就咽了气,那之后魏无羡老实了一段时间,不再联合江家少爷给他未来姐夫小鞋穿了,连爬树偷摘果子掏鸟蛋弄得鸡飞狗跳的事儿也不干了。

老头儿下葬后魏无羡就继承了他的小摊子,每日在庙旁支个摊子替人解签,顺带卖几个亲手制作的“姻缘符”,黄色的布条上涂着谁也看不懂的鬼画符,包成一个三角,据本人说是每晚都在庙里供奉的,镇上的人看他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独自生活也不容易,也不管有用没用都会去光顾。魏无羡也不推辞,只是不收钱,若是拿家里剩下的半个馒头烙饼什么的去换,他便笑眯眯的收下了。邻镇来拜月老庙的人见本地人都买这种姻缘符误以为是十分灵验的东西,一传十十传百渐渐的开始供不应求。

魏无羡倒好,又打起了院子里那棵大树的主意,弄了几根红布带子,写几句“永结同心”做成了祈愿符,说是只要在树下诚心祈愿后抛上树,愿望就能达成,言之凿凿神情恳切哄得无数未出阁的少女竞相购买。

 

魏无羡就这么长到了二十几岁,照理这个年纪早该成家了,虽然他孑然一身但好歹从小在镇上长大知根知底,再加上相貌生的俊俏又会套姑娘的欢心,还是有不少情窦初开的少女愿意嫁他的,奈何魏无羡本人似乎对少女们的示好没有反应,依旧一视同仁的调笑,最后姑娘们的家人憋不住了,托人去探魏无羡的口风,却没想人家嘴上没个准,说哪家的姑娘都喜欢,怕娶了这个伤了那个的心,不如都娶进来,气的对方摔门而出。

此事一出,有些个姑娘也就死心了,剩下的熬了几年经不住家里压力也不得不嫁了,渐渐地魏无羡的年龄就尴尬起来,他自己倒也不急照就过日子。

 

这天江家小姐回门省亲,魏无羡当时正拿着自制平安符跟几个小姑娘吹得天花乱坠,江厌离过来对魏无羡就是一通掐脸,无非又是羡羡长大了、变英俊了、不像小时候一样缠着姐姐了,魏无羡陪着笑脸让对方捏,不经意看到江澄后面还跟着几个陌生的少年。其中一个一身白衣,额头系着抹额,面容精致肤色白皙,薄唇微抿板着一张脸,看的魏无羡连连扼腕,这一身披麻戴孝配上那副表情,真真可惜了那谪仙般的容貌。

 

原来几名少年是蓝家的弟子,蓝家是个有名的修仙门派,此次出门历练托了金家捎他们一程。江澄向来看不惯自己姐夫金子轩那个骄傲样儿,想当初看不上江家还生出退婚的念头,总担心姐姐嫁过去要吃亏,那会儿跟魏无羡两人没少给他小鞋穿,奈何自家姐姐喜欢再不甘愿也没办法,私下里没少挤兑金子轩,倒是魏无羡不像小时候那样带头折腾了,让江澄有段时间以为他当了叛徒。

蓝家那几个少年正是心思懵懂的年纪,见魏无羡跟人吹嘘月老庙的签多么灵验,也有点儿跃跃欲试,只有那个长的特别好看的少年没有上前。魏无羡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儿忍不住逗他:“这位小公子,相逢即是有缘,既然来了不妨一试。”

“小小年纪别皱眉头嘛,你这样儿女孩子谁敢接近你。”

 “哎哟,莫气莫气,小公子长的这么好看,姑娘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不理你。”

“莫不是害羞?”

 

眼看魏无羡越说越不着调,金子轩也有些焦急起来了,着少年是蓝家二公子蓝湛,幼时身子不好这才按照批命所说送去学道至年满18,这才刚接回家。魏无羡平时嘴上没把门惯了,可别得罪了人家要吃亏。

 

魏无羡倒是不急,笑眯眯的拿了签筒在少年面前晃荡,继续用言语激他:“来来来,跟哥哥说实话是不是心里有人了,担心抽到下下签,不怕不怕哥哥我帮你化解。”

蓝湛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上来就在称呼上占自己便宜,当下气得不轻,好在平日的教养在,让他只是皱了皱眉,看出自己不抽一次对方怕是会纠缠个没完,也没去拿签筒,看着一只被魏无羡晃荡的冒了头的签子直接抽了出来。

大家的脑袋立刻凑了过来,看清签诗后都不敢说话了,那分明是只下下签。

“人情虽好知心少,妄托良媒费支持。

   若得良金美玉至,历经生涯与君共。”



评论 ( 17 )
热度 ( 76 )

© 太陽のかけ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