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のかけら

仓库堆放地,聊天戳WB:http://weibo.com/u/1190950941

【忘羡】求爱上上签2

金子轩心里也是咯噔一下,魏无羡平时吊儿郎当到处耍贫惯了,不知道会不会看人家年纪小涉世未深存心戏弄,这签诗看着接下来就该“小公子虽命途多难,好在仍有转机,只要找到命定之人便可逢凶化吉”等等诸如此类,这蓝家的二公子可金贵的很,哪儿轮得到魏无羡胡诌,奈何自家夫人已经在他腰上掐了好几把,等下不管如何自己都得替他圆下去。

正在众人心思各异的当口,魏无羡拍着蓝湛的肩:“这支签不算,你得自己拿着,按照步奏来,来来来,哥哥教你。”拉着蓝湛的手把签筒塞了过去,顺便捏着他的手揉了两把。

蓝湛也没想到有人如此不要脸,气的脸都红了不肯接魏无羡递过来的东西,推搡之间魏无羡的手扯到对方的垂在脑后的抹额,一下就给扯散了,这下蓝湛是真的愣在原地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唉,你看看这下可好都撒了。”

“话说你们这带子也太长了点儿啊,走在路上风一吹都能挂到别人脸上。你们也不给家里提提意见改良下,听哥哥一句,出门在外穿一身白不行不耐脏,等等风吹日晒的就变一身灰啦。”

“小小年纪别老绷着脸,笑一笑该多好看呐。”

魏无羡边替蓝湛把抹额绑好边说些有的没的,看了又看最终还是没忍住,伸手掐了掐对方的脸,皮肤滑溜溜的触感真好,还想再摸摸却被对方挥手打开了。

 

这次蓝湛没能维持住什么礼教涵养,摔了签筒转身就走,魏无羡倒真没想到对方会那么生气,只是一时兴奋过头才不受控制的动手动脚。那会儿魏无羡仗着自己学了几分皮毛闯了大祸,教他本事的老头几乎赔上自己的性命才保住他,没多久老头也去了,自那之后魏无羡才老实下来,安分的守着老头留下的摊子。

老头死前给魏无羡算过,命是保住了但注定孑然一身无妻无子,那签诗的上半阙正是老头给自己批的命,当自己拿着签筒晃荡出来签经由他人的手抽出,魏无羡终于明白老头说的能不能有转机全看造化。

本来已经抱着光棍到老的心态,突然冒出一个人,那人还很有可能是自己未来媳妇儿,虽然年纪比自己小点儿、长得比自己好看点儿、个头比自己高点儿以外,还跟自己一样是个男的,即使这样魏无羡还是挺高兴的。

魏无羡本来就是个喜欢热闹的,刚知道自己注定孤独到老的时候还偷偷的难过了一阵子,单身二十多年后,忽然从天而降个媳妇儿来,他能不高兴么,媳妇儿的个性又这么有趣,能忍住不逗弄一下么,果然年龄差距什么的是大问题,小孩子就是不经逗,容易生气,魏无羡正想着那些有的没的,猛地一抬头发现江澄正一脸鄙夷的帮着收拾东西。

“认识你这么久,都没发现你好这口,隐藏的够深啊,刚才对着别人一脸饥渴的上下其手,那样子你自己是看不到。”难得有人甩魏无羡的脸子,江澄还是很乐意挤兑几句的,没等魏无羡开口就主动把知道的都交代了,末了不忘提醒到,“看他高傲样儿跟金子轩是一路货色,这些个大家公子哥儿你少去招惹。”

 

第二天魏无羡起来摆摊的时候才发现有人早等着他了,对方还是一身披麻戴孝见着自己也不说话,就往摊子旁边一站,不管怎么逗他都不肯开口,这下魏无羡也摸不准对方心里想什么。好在不少人看见这么个陌生的俊俏少年,都借着买东西跟魏无羡套消息,生意一下子红火起来。

“看不出来嘛,你往这一站还真管用。”得意的数了数一上午的收获,魏无羡又伸胳膊去勾蓝湛的肩膀,这次对方只是皱紧的眉头,到底没有伸手推开。

“在大街上拉拉扯扯成何体统。”见魏无羡没有放开的意思,蓝湛才开口表示不满。

“你怎的像个小老头子,还谁说你害羞呀,那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拉扯一番你看这主意怎么样~”

“光天化日,此等污言秽语……简直……简直……”

对方简直了半天也没有憋出个下文来,魏无羡总不能跟个小孩子较真,拿出自己准备当午饭的几张卷饼,涂了满满的辣酱:“来尝尝哥哥的手艺。”本以为蓝湛吃不惯这么简陋的东西,到时候又能戏弄几句,没想到对方倒是不嫌弃接过就吃了起来。

魏无羡本就嗜辣,难得有人吃自己做的东西不喊辣的,一时间只觉得找到了知音乐的多看了对方几眼,蓝湛本就生的好看吃相又及斯文,真真是看着都下饭。

一顿饭就这么眉来眼去的吃完了,蓝湛又待了会儿,不知是天气太热还是怎么的,对方脸红红的还不停冒汗,最后约莫是真的不舒服才起身告辞。

 

收了摊的魏无羡总有些放心不下,决定找江澄打听下情况,好歹人是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不舒服的。

“那小子好像是吃坏东西了,大夫说是一下子吃了过于辛辣的食物,肠胃不适应。对了,跟你说个有趣儿的。”江澄挑了挑眉毛故作神秘的招了招手,“你知道那天自己干了什么好事儿么?”

“蓝家那条抹额据说只有在最亲密的人面前才能摘下,你这下可是掀了大姑娘的盖头了,当心人家缠着要你负责呢。”幸灾乐祸的看魏无羡出丑,江澄绝不放过看笑话的机会。

回想今天蓝湛反常的举动魏无羡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自己的命数是个什么样儿自己清楚的很,但凡要逆转命数都需要极大的代价,就像一个衰鬼想要摆脱霉运最快的办法就是找一个福泽深厚之人,用他的福气抵挡自己的霉运,但那个抵挡霉运的人会折福。蓝湛或许能使得自己免于孤独终老,但对他自身肯定有不小的影响,媳妇儿什么的魏无羡纯粹也就想想,可没当过真,就怕蓝湛是个实心眼的,把家规祖训看的比什么都重,就凭条抹额认定了自己。


评论 ( 7 )
热度 ( 75 )

© 太陽のかけら | Powered by LOFTER